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第八章】綠帽父子受精母
【第八章】綠帽父子受精母

第一章在這>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10894162-1-1.html

第二章在這>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10903788-1-1.html

第三章在這>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10915562-1-1.html

第四章在這>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10929393-1-1.html

第五章在這>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10949376-1-1.html

第六章在這>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10949414-1-1.html

第七章在這>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11063370-1-1.html



第八章、全家爲奴·轉折





“啪啪啪啪……”



清脆的撞擊聲在夜晚的教室里回蕩,我完美誘人的貴婦媽媽,赤裸著身體扭動屁股迎合著來自身后的肏干。在清脆的“啪啪”撞擊聲中,一個腦滿腸肥、就差在腦袋上印“貪官”兩個字的胖子抱著媽媽的豐臀大力的肏干著。而媽媽則是淫浪的扭動著豐臀、一臉淫賤的在我們的注視下迎合著胖子的奸淫。



“林盛華!你他媽的不是找我麻煩嗎?你他媽的不是看不起我嗎?我他媽肏了你老婆、在你老婆上課的教室里抱著你老婆的大屁股肏她的屄!”貪官一邊瘋狂肏干、一邊大吼道。



“龐院長!使勁兒肏吧!把對那窩囊廢的不滿……全都發泄到我身上!捏我的奶子、肏我的屄!把我當婊子隨便兒肏、盡情的奸吧!林盛華的老婆……是騷屄隨你肏的爛貨!”在爸爸關系敵對男人的肏干下,媽媽盡心伺候的同時大聲浪叫道。



“祝婊子!老子的雞巴和林盛華比起來怎麽樣?”瘋狂肏干的同時,胖子貪官喝問道。



“和院長你比起來……林盛華根本就是個沒雞巴的太監!雞巴插了我三次……都沒捅破我的……處女膜!還是劉市長……幫我破的處!那窩囊廢……就是個天生的王八!”在爸爸對手的肏干下,媽媽毫不猶豫的羞辱著爸爸說道。



媽媽和胖子貪官肏屄的時候,一身女仆裝的我正來回舔弄著一個剛剛肏過媽媽的屄、長相文質彬彬男人的雞巴。而張浩青父子倆,正不停肏著學校的保健老師和張暢。看到貪官和文質彬彬男人滿意的神情,張浩青父子倆都很開心。



在瘋狂的肏干媽媽、並大聲的羞辱了爸爸一會兒后,貪官大吼著在媽媽的騷屄里射精了。肏了憎恨的敵人、而且是自己不敢得罪的敵人的老婆,貪官和文質彬彬的男人在被我舔干淨雞巴之后穿好了衣服。



“張校長,今天你讓我有機會肏了林盛華老婆的屄、還被他兒子舔干淨了雞巴,讓我出了多年的怨氣,謝謝你了!”貪官一臉滿意的說道。



“龐院長別這麽說,大家都是朋友、本來就是互相幫助的事兒!只要事情能成,好處一定少不了龐院長的。”張云初一臉討好的說道。



“放心,只要有機會搬到林盛華,我絕對幫忙。對了,我們院有幾個美女檢察官,不知道張校長有沒有興趣?今天你給我提供了三個美女教師玩兒,我也不能不回報一下。”貪官一臉淫笑的說道。



“女檢察官?那就太感謝了!想想就興奮!”張云初一臉期待的說道。



“張校長,小弟我沒有龐院長那麽大的能力,一句話就能讓美女檢察官對你張腿。不過您要是對美女律師感興趣,我可以給你介紹幾個。”文質彬彬的男人,用不符合他形象的一臉淫笑說道。



“美女律師?這個好!呂老弟,到時候多多交換。以后你只要多在法律上幫我,我們學校的女老師隨便兒你挑!”張云初拍著胸脯說道。



“張校長真大方。不過……老弟我最想肏的只有那一個,不過如果事成了,老哥你到時候可就舍不得了。”姓呂的律師一臉遺憾的看著媽媽說道。



“哈哈哈哈……這算什麽大事兒?只要老弟到時候好好配合,讓我得到我想要的,她的屄你隨時可以肏!”張云初笑著說道。



“不錯!一個黑屄騷貨,屄都賣過的女人有什麽舍不得的?呂大哥放心,到時候她隨你肏!”張浩青也保證道。



“哦!那就多謝啦!到時候咱們玩兒的更開點兒,我帶老婆一起來!別看她一副高傲、冷冰冰的樣子,我得罪林盛華之后,就是她用騷屄求人才保下的我!”呂律師一臉淫笑的說道。



“哦!那我到時候一定好好享受!”回道。



“唉!可惜我老婆張的跟豬似的,沒法帶出來玩兒呀!”龐院長一臉遺憾的說道。



“瞧你說的,院長你到時候只要來就是給大夥兒面子了!”張云初一邊說、一邊送著兩人。



張云初帶著我們幾人依依不舍的送著龐院長和呂律師,媽媽她們三個美女教師光著屁股挽著兩人的胳膊一直送他們上了車。三人一路上沒少被揩油,大屁股、奶子不停的被揉搓,偶爾還被大力的拍幾下。



兩人開車離開后,張云初父子臉上的熱情立刻就消失了,而媽媽她們的不舍也變成了厭惡。



“哼!兩個喂不飽的狼!”張云初狠狠的看著兩人消失的方向罵了一句。



“主人!等你的目的達成,他們也就沒用了。想什麽時候收拾他們都行。”媽媽一臉騷笑的說道。



“嘿嘿!還是你這條賤狗說話好聽!”說完后,他在媽媽的大屁股上狠狠拍了一巴掌。



“主人……母狗爲了您,什麽事兒都願意干!不過……您確定要那麽做?要知道這樣的危險可不小,搞不好林盛華的那些朋友還會找咱們麻煩。”媽媽提醒道。



“朋友?別開玩笑了。林盛華那些朋友,不是靠你的屄交的,就是用錢交的。等咱們的計劃成了,林盛華失去一切,還有誰當他是朋友?”張云初一臉輕蔑的說道。



“那……主人您以后還會要賤狗嗎?您到時候要是不要賤狗,賤狗可就什麽都沒了。”媽媽一臉哀怨的說道。



“哈哈哈哈……我的小母狗,你就放心吧!你這麽美的母狗誰會放棄?等我得到一切,還要靠你的屄給我交朋友呢!”張云初一邊說、一邊拉著媽媽上了車。我和張浩青則跟在后面,張暢和保健老師回到了教學樓里。



上了車之后,張云初開車,張浩青命令媽媽趴在我的身上,然后抱著她的大屁股就狠狠的肏了起來。在媽媽淫靡的叫聲中,我看著張浩青那粗大的雞巴在媽媽的騷屄里插入抽出,撞的媽媽的屁股“啪啪”直響、劇烈顫抖。



半個多小時后,汽車停在了爸媽在郊外的別墅里。媽媽赤裸著身體從車上下來之后,就帶著張云初父子推開了下人都不在的別墅大門。在別墅的大廳里,爸爸正惶恐不安的等待著。看到裸著身體帶著張云初父子和我進來的媽媽后,他一臉的尴尬、糾結,最后只說了一句話。



“老婆……你回來啦!這幾天辛苦了!”



看著一臉討好之色迎上來的爸爸,媽媽不耐的瞪了他一眼,然后喝道:“什麽辛苦了?老娘我這幾天被肏的不知道多舒服!和你這個窩囊廢在一起才辛苦!沒看到我主人嗎?這幾天他們肏了我那麽多次、讓我爽上了天,還不謝謝他麽們!”



當著奸夫的面兒如此羞辱爸爸的媽媽,是我第一次看到,就連那次和表哥在一起的時候也沒有這麽嚴重。而那次的時候,爸爸的表現也和現在不一樣。那次的他是享受,而這次的他則是一臉無奈、痛苦。那怯懦的表現,完全沒有了平時集團總裁、本市無冕之王的樣子。



“張云初、張浩青,這幾天你們每天肏我老婆、讓她舒服,辛苦了!”爸爸臉色蒼白、一臉尴尬的說道。



“啪”的一聲中,爸爸的臉上被媽媽扇了一巴掌,然后媽媽大聲呵斥道:“廢物!我以前怎麽跟你說的?我帶回家來的奸夫都是玩的我爽的,你要叫什麽?”



屈辱的巴掌扇在臉上,爸爸卻不敢有任何反抗,只能忍著屈辱對張云初父子說道:“主子……奴才歡迎您來我家玩兒我老婆!”



爸爸下賤、奴性十足的表現,令張云初父子大感興奮,然后張云初拍了拍媽媽的屁股說道:“賤貨,你把你老公調教的真好,這種事兒都能忍著。”



“嘿!當年剛結婚的時候,我和我的奸夫們用了一年的時間才調教好他、讓他明白自己不過是個小雞巴窩囊廢,現在即使我命令他喝奸夫的尿都照做。”媽媽一臉得意說道。



媽媽說完,環視了別墅一周的張浩青一臉感歎的說道:“賤狗,你老公賺錢的本事不錯,竟然能有這麽豪華的別墅!”



“小主人,這廢物的東西全是我的、我的東西都是你們的!從今天起,這里的主人就是你們!這廢物從今天起,就是伺候咱們的奴才!”媽媽一臉討好的說道。



“這到是挺好,不過你的主人不只是我們吧?別的主人來的時候,也能有這種待遇?”張云初問道。



“當然不是!以前賤狗從來沒有帶人來過這里肏我,因爲我怕我兒子發現。這窩囊廢能保住老公的地位,就是因爲我怕我兒子知道我是爛貨。本來我還指望這小子是個那安仁,但是現在他也成了主人的小賤狗,我也就沒有必要在顧忌什麽了!從今天起,主人就盡管玩兒賤狗吧!”媽媽一臉亢奮的說道。



“哈哈哈哈……那我們就不客氣了!當著你老公的面兒玩兒你,絕對比前幾天玩兒更刺激!”張云初一臉淫笑的說道。



“那當然了!”說完后,媽媽立刻轉頭對爸爸喝道:“廢物!把褲子脫了,讓主人們看看你里面穿的事什麽!”



在媽媽的喝聲中,爸爸一臉屈辱的脫了褲子、露出了他那穿著貞操褲的身體。看到爸爸的貞操褲,張云初父子微微一愣后,立刻哈哈大笑起來,罵爸爸是賤貨。看兩人對爸爸的貞操褲滿意,媽媽一臉獻媚的拿出了一個小號的貞操褲,然后對張浩青說道:“小主人!請您把這個送給我兒子吧!從今天起,兩位主人就是我們一家人的主宰了!”



接過貞操褲之后,張浩青一臉亢奮的看著我命令道:“小賤狗,過來!主人給你穿上!”



在張浩青亢奮中帶著輕蔑、鄙視的目光中,我興奮的渾身顫抖的來到了他的面前,然后撩起了女仆裝短裙,等待他給我穿上貞操褲、掌控我一切的那一刻。在張浩青的命令下,我兩雙腳分別踩入了貞操褲之中、張浩青把貞操褲給我穿好並上鎖之后,儀式終于完成了。體會著貞操褲的冰冷、感覺著小小雞巴被包裹的感覺,我的奴性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滿足。



“小賤狗,跪你爸旁邊兒!”成爲我徹底的掌控者之后,張浩青輕蔑的命令我道。



當我依著命令跪在爸爸的旁邊后,張浩青父子還有媽媽坐在了我們對面兒的沙發上,然后媽媽一臉輕蔑的對我和爸爸喝道:“你們兩個還不爬過來伺候我主人脫衣服?當男人當不了,你們難道當奴才都不會嗎?”



爸爸和我此時仿佛失去了自己我的機器,聽到媽媽的話后就爬到了兩人的面前。爸爸一臉屈辱的脫著張云初的衣物,而我則是一臉興奮的脫光了張浩青的。媽媽看到后立刻對爸爸大聲的呵斥道:“廢物!你擺出一張死人臉給誰看?看到你這張臉主人哪有心情肏我的屄?學學兒子,開開心心的伺候主人,這樣家里還有你的位置,否則你這窩囊廢再也別想進家門兒。”



“老……老婆,不要啊!咱們是一家人啊!”爸爸一臉痛苦、屈辱的說道。



“一家人?從結婚到現在,你他媽讓老娘爽過一次嗎?除了兒子在家的時候,你和老娘睡過一張床嗎?林盛華,我告訴你,今天你要是不給我主人乖乖磕一個頭、叫他們一聲主子,老娘我立刻和你辦離婚,拿了我的那一份兒走人!”媽媽怒聲喝道。



媽媽的話令張云初父子心里亢奮非常,以往他們看到之后大氣都不敢喘的爸爸,如今不但跪在他們的面前,還脫了他們的衣服伺候他們肏媽媽。看著曾經是自己主宰的男人跪在自己的面前、他的老婆赤裸著身體任由自己玩弄,一種成了主宰者的心情油然而生,兩人對這樣的感覺滿意的很。



“不要啊!老婆,咱們……”



“磕頭!”



爸爸的哀求的聲音換來的是媽媽絕情的怒喝。看到爸爸哀戚的樣子,我立刻決定做表率,跪在張浩青面前的我立刻對他磕了一個頭,然后下賤的說道:“主子!歡迎您來奴才的家,成爲奴才家的主人!過幾天奴才的未婚妻回來,請您在家里肏她的屄、給她下種、奴才會開開心心養主人野種的!”



“哈哈哈哈……真是好奴才!你放心,主人我一定用大雞巴狠狠肏你未婚妻的屄,滿足你小雞巴伺候不了的騷屄、讓她給我生個野種!”張浩青一臉得意的說道。



看到我向張浩青磕頭認主,張云初看著跪在他面前的爸爸,一臉傲慢的說道:“林總啊!你兒子爲了這個家已經打算做個合格的奴才了,你這個當爹的難道真的想妻離子散?你放心,只要你乖乖磕頭認主,我就不會把你趕出去。畢竟是你雇了我、讓我有機會玩兒到你老婆、把她變成我的母狗。”



有我示范、在幾雙眼盯視的爸爸最終還是屈服了。對著張云初磕了三個響頭后,艱難的說了句“主子!”



“哈哈哈哈……這才對嗎!林總,以后咱們就是一家人了,一定要好好相處嘛!”張云初一臉得意的說道。說完后,還羞辱的踢了踢爸爸胯間的貞操褲。



“廢物,這幾天我爲了幫主人打通關系、騷屄沒少被肏,現在累壞了。去浴室把水放好,我要和主人洗鴛鴦浴。”吩咐了爸爸一聲之后,媽媽旁若無人的和張云初擁吻在了一起。



看到媽媽和張云初赤身抱在一起擁吻,他無奈的歎了一口氣后,悲戚走向了浴室。然后,我也被張浩青抱在懷里淫弄起來。幾分鍾之后,整理好心情的爸爸,一臉恭敬的請我們去浴室清洗身體。



“狗奴才,你也過來,好好伺候我和你老婆洗鴛鴦浴!”張云初攬著媽媽說道。



爸爸聽到后,身體微微一顫,不過只有仔細觀察爸爸的我才知道,他的嘴角一瞬間興奮的揚了起來。看到這個情景,我心中一點兒也部位爸爸難過了。因爲他並沒有真的感到屈辱,他和我一樣,是一個被妻子和奸夫羞辱會興奮的天生王八、是老婆天生給別人肏的小雞巴窩囊廢。剛剛糾結、屈辱的樣子,一定是爲了讓媽媽的新主人享受淫辱他的快樂。不過不久之后,他屈辱的神情就會退去,換成恭敬、討好、謙卑、下賤,快快樂樂的享受被淫辱。



“嘭”進入浴室后,媽媽一腳踹在了爸爸的屁股上,令他撲倒在地,然后媽媽一腳踩在爸爸的背上說道:“廢物!今天你認了主,那就來個認主儀式吧!”說完,媽媽仰躺在爸爸背上,然后大聲的呵斥道:“給我大聲的喊‘求主人肏窩囊廢奴才老婆的屄、以后家里的一切由主人做主、以后我就是家里最下賤的奴才!’聽到了嗎!”



表面屈辱、但是心里興奮非常的爸爸立刻一臉無奈的說道:“求主人肏窩囊廢奴才老婆的屄、以后家里的一切由主人做主、以后我就是家里最下賤的奴才!”



話音剛落,興奮的張云初立刻就撲上了媽媽迷人的身體,粗大的雞巴對著媽媽黑色的陰戶就大力插了進去。



“媽的!你這賤狗真他媽的太不要臉了!這種下賤的事兒都做的出來!”肏著媽媽的騷屄,張云初大吼道。



“主人……喜歡嗎?喜歡這麽奸母狗嗎?”媽媽一邊在爸爸的背上挺動陰戶迎合肏干一邊叫道。



“喜歡!主人我愛死了!林盛華!我他媽的在你背上肏你老婆的屄!老子現在是你的主人!”張云初瘋狂肏干的同時,嘴里大聲的吼道。



“喜歡……就盡情的肏吧!在賤狗窩囊廢老公的背上盡情的肏賤狗吧!”媽媽絲毫不顧忌身下的爸爸,淫騷的浪叫道。



在媽媽浪叫的時候,穿著女仆裝的我被推到了爸爸的面前。張浩青撩起我的女奴短裙后,就命令爸爸舔我貞操褲里的小雞巴。此時的我無比感謝爸爸給我一個小雞巴,否則它挺立的時候一定會痛的很。看到我小小的雞巴,爸爸微微猶豫后張嘴舔了起來。雞巴舒暢的感覺令我忍不住發出了誘人的呻吟,而屁眼兒被張浩青熟悉的粗大雞巴插入后,我也開始了熟練的扭動。清脆的撞擊聲中,原本打算洗澡的我們,卻開始了淫靡的夜晚。



一個多小時后,我們終于離開了浴室。洗淨身體的媽媽被張云初父子夾在了中間走進了原本屬于爸爸的主臥室,然后她回頭對我們說道:“以后主臥就是主人肏我騷屄的地方,兒子你的房間以后兒媳回來之后給小主人肏她用。你們父子倆以后就睡下人的房間吧!”說完后,三人就進房休息了。



我和爸爸依照吩咐來到了下人房間,然后一起躺在了床上。父子相對無言了一會兒之后,爸爸溫柔的把我抱在了懷里,然后問道:“兒子……你喜歡當被羞辱的賤奴嗎?”



“我……喜歡!自從那天我被表哥帶去參與你們的淫戲我就喜歡上了。”我低聲說道。



“那就好好享受吧!在結束前,和爸爸好好當伺候主人的奴才。等兒媳回來,讓她和你媽一樣生個野種吧!”爸爸輕聲在我耳邊說道。



“嗯!”聽著爸爸安慰的話,我緩緩進入了夢鄉。



…………



從那天之后,張云初父子就住到了家里、成了家里的主人,而我們也迎來了將近兩個月的暑假。我和爸爸每天被他們父子羞辱、媽媽每天被他麽奸淫玩弄。原本別墅里的傭人也被派到了別的住處干活兒,別墅里只剩下我和爸爸伺候他們。媽媽在別墅的各個地方給張云初父子肏干,我和爸爸下賤的伺候。一個星期之后,爸爸不再露出屈辱的神情,兩個星期左右,爸爸也和我一樣成了賤狗奴才。



就在暑假開始一個多星期后,于雪潔母子回來了。當我跪在兩人面前,說出了自己雞巴的缺憾和下賤欲望后,母子倆糾結了很久。第二天,想清楚的于雪潔和我回家了。當晚,張浩青就在曾經屬于我的房間、在我的面前盡情的肏干了我的未婚妻、他曾經的老情人。家里供張浩青父子玩弄的女人又多了一個,我和父親一樣,成了一個老婆被主人奸淫玩弄的王八。當穿著貞操褲的我跪在床下看張浩青的粗大雞巴在雪潔的陰戶里抽插、下種的時候,我的心里滿足極了。



張浩青肏了于雪潔的第二天,張浩青父子就當著我和爸爸的面兒把貞操褲的鑰匙扔了,爲的就是剝奪我和爸爸肏女人的權力、毀滅我們的自尊。然后,他們父子倆暫時放過了媽媽,讓媽媽用騷屄拉關系、賣人情,收買爸爸曾經的朋友們。而他們父子倆則是輪流肏干于雪潔,希望我未來的妻子小小年紀就懷上他們的野種。



又過了兩個星期之后,還是初三學生的于雪潔懷孕了,我的未婚妻和媽媽一樣,懷上了別人的野種。當于雪潔紅著臉告訴我的時候,我抱著她的屁股吻了她的騷屄很久很久。看到這個情景,張浩青父子哈哈大笑。然后兩人破例開恩的解除了我的禁令,讓我趴在了于雪潔的身上肏了她的騷屄。不過我貞操褲里的小雞巴插進于雪潔的騷屄,她根本一點兒感覺都沒有。在我射精后,知道我愛好的她,一臉輕蔑對我說了句“廢物!”然后就撲進了張浩青父子的懷里,讓他們盡情肏干自己的騷屄、射精在自己懷了野種的肚子里。



看著我心愛的未婚妻因爲不滿意我的雞巴主動投入別的男人懷里,我撸動著雞巴興奮的大喊,看的張浩青父子輕蔑大笑。在他們的笑聲中,我求他們把于雪潔放到我的背上肏,就像他們羞辱爸爸一樣。當我感受到于雪潔在我背上被肏干的沖擊后,我忍不住的高聲嘶喊著自己的舒服,然后在沒有被碰到雞巴的情況下高潮了。



淫賤的日子令我們都很滿足,作爲主人的張浩青父子、作爲淫賤母狗的媽媽和于雪潔、還有作爲王八廢物的我和爸爸,每天都興奮的很。不過這樣日子有些人還是不滿足的,因爲他們的貪婪是無止盡的。在于雪潔懷孕三天之后,張浩青父子命令爸爸在幾個文件上簽了字。



拿到了爸爸簽字的文件后,張浩青父子興奮的大笑、媽媽則是一臉邀功的討好他們。



“賤狗!你做的很好!這窩囊廢的一切都是主人我的了!”拿著爸爸簽的財産轉讓協議,張云初一臉滿意的說道。



“那……主人想要這窩囊廢的最后一樣財産嗎?”媽媽一臉騷笑的問道。



“當然!你這麽‘能干’的賤貨,主人我怎麽可能不要?一會兒咱們就去拍婚紗照!”嘴里這麽說,但是張云初的眼中卻滿是陰狠和惡毒。



“謝謝主人!賤狗終于可以不用做窩囊廢的老婆了!”媽媽興奮的說道。



“窩囊廢!我不但得到了你所有的資産、現在還要娶你的老婆,你生氣嗎?”捏著媽媽的奶子,張云初淫笑著問道。



“窩囊廢奴才的一切都是主人的,給主人是應該的!”爸爸一臉恭敬的回答道。



“好!好!好!不愧是我的好奴才!你放心吧!雖然現在你的一切都是我的了,但是主人我不但不會趕你走,還會繼續讓你伺候我和你的前妻肏屄!”說完,他攬著媽媽就帶著我們一起離開了別墅,然后向照相館走去。



本市最大影樓的老板當然認識爸爸,當他聽到爸爸說的照片內容后,整個人都驚呆了。直到媽媽一句“呆站著干嘛?還不快準備好拍照!我們可沒時間等!”在媽媽呵斥之后,緩過神的老板一臉興奮的去準備了。當他在回來的時候,看到的是媽媽躺在背上給張云初肏;于雪潔躺在我的背上給張浩青肏的情景。



“別傻站著,先給我們拍一張!”肏著媽媽騷屄的張云初一臉的以的說道。



在拍完了張云初和張浩青在我和爸爸背上肏媽媽、于雪潔騷屄的照片后,老板一臉亢奮的帶著我們去選婚紗。沒有穿衣服的于雪潔和媽媽絲毫不介意老板那貪婪的目光挑選著。不過選了半天也沒有滿意的。



“你們這兒就沒有更騷點兒、適合我們兩個賤貨穿的婚紗嗎?”媽媽一臉不滿的說道。



聽到媽媽的話后,老板興奮的口干舌燥,然后從情趣衣里面挑出了兩套“婚紗”。說是婚紗,還不如說是透明婚紗樣式的睡衣。這樣的“婚紗”穿在身上,根本沒有任何遮掩作用。如果任何一個新娘穿著這樣的“婚紗”結婚,一定是新聞。



之后拍攝婚紗照的過程,更應該說是張浩青父子倆以各種姿勢肏干媽媽和于雪潔、並羞辱我和爸爸的過程。第一組照片是我和爸爸被于雪潔和媽媽騎著走向張浩青父子,第二組照片是兩人抱著坐在我們背上的媽媽和于雪潔熱吻。第三組照片是他們一邊和媽媽和于雪潔熱吻、一邊脫了褲子被我和爸爸舔大雞巴。第四組照片是媽媽和于雪潔穿著婚紗趴在我和爸爸的背上被他們父子連撩起婚紗下擺肏干。第五組照片則是兩人抱著媽媽和于雪潔大吼著射精。第六組照片是我和爸爸一臉下賤的舔干淨了張浩青父子的雞巴、還有媽媽和于雪潔的騷屄。最后一組照片是媽媽和于雪潔戴上了他們給的戒指。



整個淫靡的情景,令老板、攝影師、燈光、場景他們一個個興奮到了極點。我們離開的時候,他們一個個都盯著媽媽成熟誘人的身體、還有于雪潔那青春靓麗的身體看個不停。在離開的時候,媽媽拉著老板的手按在了自己的大屁股上,然后一臉騷媚的說道:“等我們取像的時候覺得你們拍的好,姐姐給你獎勵哦!”



聽了媽媽的話,老板興奮的使勁兒捏媽媽的大屁股,根本不管爸爸就在旁邊。如果是拍照之前,他連看媽媽都要偷偷摸摸、以免觸怒爸爸。離開影樓的時候,老板一個勁兒的要媽媽再來拍照,他可以免費。



回到別墅后,媽媽和于雪潔被張浩青父子帶走了,只留下了我和爸爸在別墅里。直到我和爸爸睡去,媽媽她們還沒有回來。在睡夢中,我突然感到身上一陣痛楚傳來。當我醒來的時候,發現我和爸爸已經被抬到了大廳,身上的痛楚正是我被扔在地上傳來的。睜眼環視了一周,我發現大廳里已經多了二十幾個一臉凶相的男人。這二十幾個男人有的懶散的躺在床上、有的和張云初有說有笑,還有幾個正瘋狂肏干著四個女人。除了媽媽、雪潔和蔣玲之外,還有一個我不認識的美熟女。



“張總可真是厲害,竟然有本事把林盛華的一切都奪來!以后兄弟我就和你混了!”抱著媽媽豐臀狠狠肏干、明顯是這些男人首領的凶惡男人說道。



“哈哈哈哈……這多虧了他老婆,誰讓他是小雞巴、又娶了一個犯賤的女人?”張云初一臉得意的說道。



“當年林盛華支持王長江把我的組織摧毀、害的我不得不逃亡。現在有張總支持,兄弟我謝了!”凶惡男人說完后,立刻轉頭看向爸爸,然后說道:“林盛華,你想過會有落在我手里的一天嗎?”



“你是……瘋狗?你不是死了嗎?”爸爸一臉驚愕的說道。



“哈哈哈……能殺我瘋狗的人還沒出生呢!現在我回來了,有張總的支持,我很快就能干掉王長江,取代他成爲最大黑道勢力的領袖!而你們父子,就是我報複的開始!”惡毒瞪著爸爸的瘋狗,一邊狠肏著媽媽一邊說道。



“瘋狗兄,這兩個男人你先帶回去玩兒玩兒,至于他們家的女人,等他們生完我們父子的孩子就送你玩兒幾天,只要不玩兒死就沒關系。”張云初一臉輕蔑的看著媽媽她們說道。



張云初說完之后,來到了我不認識的美熟女面前,然后得意的說道:“孟麗雯,當年你說我心術不正和我離婚。現在我發達了、成了這里的主人,你后悔嗎?”



“張云初……你不得好死!”被一個健壯流氓抱著屁股狠肏的孟麗雯,一臉憎惡的說道。



“我是不是不得好死不知道,但是你這賤貨絕對會被肏死了!”說完后,張云初又是一陣哈哈大笑。



“爸!你別把媽玩兒死,我還沒玩兒過呢!至少也要讓我搞大她肚子一次,要不就太可惜了!”張浩青看著孟麗雯成熟美麗的臉、性感的身體貪婪的說道。



“你……畜生!”聽到親生兒子這麽說,孟麗雯痛苦的大罵道。



“畜生?我是你生的!我是畜生,你不就是母畜了?”張浩青對自己的親生母親,絲毫沒有敬意的說道。



“好了!把這兩個東西帶走,好好讓他們享受享受。”瘋狗吩咐小弟道。



瘋狗說完,我和爸爸立刻就被綁起帶走了。在我們走的時候,被前后肏干的媽媽、雪潔、蔣玲兩人一臉不舍的看著我們,然后我們就被套上了頭裝進了車的后備箱。當我脫離黑暗后,出現在我眼中的是一個陰暗、只有一張床的房間。我和爸爸被推倒在床上后,幾個一臉淫笑的男人走了進來。然后,我和爸爸被擺出了屈辱的姿勢,幾個男人抱著我們的屁股就輪流肏干奸淫起來。在他們的奸淫下,我感覺不到一絲的快感,只有痛苦和難受。我很希望這樣的奸淫結束,但是他們卻一個又一個的輪流肏著我。在我的不遠處,爸爸健壯的身體也撅著屁股被大力奸淫肏干著。



“啪啪”的清脆撞擊聲回蕩,這原本我只要聽到就會興奮的聲音,此時卻只令我感到痛苦。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感覺自己的屁眼兒已經麻木的時候,痛苦的輪奸終于結束了。就在我因爲屁眼兒的痛楚和從沒有過的真正屈辱感到痛苦的時候,同樣被輪奸了很久的爸爸來到了我的身邊,然后問道:“兒子,如果給你選擇,你現在想做什麽?”



“我要張云初父子倆付出代價、把媽媽和雪潔救出來!”我一臉悔恨、痛苦的說道。



我悔,因爲我明明可以不落入這樣的境地!我恨,因爲媽媽和雪潔此時都被殘忍的淩虐著。此時的我,絲毫不覺得媽媽和雪潔被淩虐刺激、興奮了,因爲我知道她們此時不是在享受、而是忍受。我和爸爸被帶走時她們那痛苦的神情我怎麽也忘不了。我恨、我恨我自己爲什麽這麽下賤,下賤的要做真正的奴才,結果害了自己、害了媽媽、害了雪潔。原本令我愛戀無比的貞操褲,此時成了我痛苦的來源。



最近這些日子的淫行,我又太多機會結束這一切、讓張浩青父子失去一切了。但是每次機會我都沒有把握,而是任由張浩青父子搶奪機會,最后成了這樣的結果。



“如果能出去,你還會做這麽下賤的男人嗎?”爸爸又問道。



“會!但我只會找絕對不會傷害我的人做主人,就像表哥那樣的!”我流著淚說道。



“也可以找那些絕對沒膽子做惡行的人!”爸爸輕聲在我耳邊說道。



“是!但是……我了解的太晚了!”我趴在爸爸的懷里,痛苦的哭著說道。



“不晚!因爲有爸爸在。”爸爸溫柔的說道。



就在我疑惑爸爸意思的時候,他大神的對外面喊道:“都進來吧!”



爸爸剛說完,瘋狗就帶著剛剛輪奸我和爸爸的那些男人走了進來。不過此時他們臉上的神情已經沒有了剛剛的惡毒,只有調笑和恭敬。



“林老大,小少爺都明白了?”瘋狗笑著問爸爸道。



“是啊!他明白了,明白一個男人無論如何不能徹底淪入下賤的欲望中,否則就會對自己、對愛人造成不可挽回的傷害。有一個願意爲自己奉獻一切的愛人是幸福,但身爲男人必須要有能保護她不受傷害的能力。”爸爸看著我說道。



聽了爸爸的話,我重重的點了點頭,然后疑惑的問道:“爸……你和瘋狗叔不是敵人嗎?”



“哈!小少爺,如果我真是敵人,江老大會放我走?這都是你爸的手段!狗叔當年可是你爸媽床上最好的夥伴兒之一。”瘋狗一邊說、一邊揉搓著爸爸的屁股說道。



“行了,咱們的事兒別再孩子面前說出來,怕孩子不知道你男女通吃啊?”爸爸白眼說道。說完后,爸爸又對剛剛輪奸過我們的幾個男人說道:“剛剛你們把我兒子嚇壞了,如果你們以后還想碰我漂亮的兒子,最好補償他一下。”



“老大放心,絕對讓小少爺舒服!”說完,瘋狗把我抱在了懷里,然后帶著我離開了陰暗的房間。



“爸!你要去做什麽?”看到爸爸要和我分開,我著急的問道。



“當然是收拾張浩青和我的那些敵人,這次正好把他們一網打盡。”爸爸冷笑著說道。



在冷笑的時候,爸爸身上散發出了和這幾天下賤的樣子迥異的氣勢。我知道,這是他面對敵人時候的樣子。這樣的他,才是本市本成爲無冕之王的他。看到這樣的爸爸,我一瞬間癡了。雖然他是小雞巴的男人,但卻是我、是媽媽的天。雖然他沒能力讓媽媽的騷屄舒服,但是卻可以讓媽媽無所顧忌的找男人肏屄、能解決媽媽的所有麻煩。看到這樣的爸爸,我心中暗暗決定以后也做爸爸這樣的男人。在最心愛的女人面前,可以做最下賤的奴才,面對傷害愛人的敵人,則成爲最恐怖的猛獸。



當瘋狗把我放在明亮房間華美的大床上開始溫柔肏干的時候,我低聲的說道:“瘋狗叔,狠狠的肏我、把我培養成爸爸那樣的男人——無論什麽樣的折磨都擊不垮的男人!即使是小雞巴,也能保護自己的愛人、讓愛人可以感到安全的男人!”



看著我認真的樣子,瘋狗低聲在我耳邊說道:“小少爺,給大夥兒做奴吧!瘋狗叔會把你培養成最強大的男人、最下賤的奴!”



“好!”我堅定的說完后,漂亮的屁股開始了淫賤的扭動,迎合起靠爸爸生活、但是卻可以淩辱我家人的男人們。



…………



華麗別墅的大廳里,二十幾個有著不一般身份的男人赤身裸體的享用著美麗的女人、談論著以后利益的分配。淫靡的盛宴,主體無外是權力、金錢、女人。以后他們這些人結合在一起,權力會越來越大;在張云初的策劃下,他已經得到了以往想都不敢想的龐大金錢;至于女人……現在的大廳里有幾十個極品女人供他們淫樂著。單純的中學生、青春的大學生、美麗的少婦、誘人的熟女,護士、女醫生、警花、女軍官、女律師、女教師,各種類型、各種職業的美女全都有。



這些美女有的是天生犯賤、有的是生活所迫、有的是被他們用權力強奸,不過現在她們都是這些人的玩物、任由淩虐玩弄的玩物。只要他們想,就可以把任何一個美女按在身下大力的肏干。在所有的女人中,被肏的最多的就是最成熟美豔的那個。原本她是整個城市里最高貴、最令人畏懼的女人,但是現在,她已經成了母畜、任由淫玩兒的母畜。在男人的肏干下,她下賤的扭動豐臀、淫聲的浪叫,盡情的展露著她的騷、她的賤。但是看到她淫騷下賤的樣子,卻沒人對她失去興趣,因爲她是祝秋煙!



就在淫靡的盛宴進行的時候,別墅的門被推開了,一個由警察、檢察官、記者、的隊伍沖了進來。看到這個情景,二十個男人大聲呼和、讓他們滾蛋。但是當他們看到幾百人組成的隊伍中出現的最后一個人之后,他們沈默了。因爲,那個人是這個別墅曾經的主人。



第二天一早,一個轟動全省、乃至全國的新聞上了頭條。F市包括副市長在內的十數人落網,同時落網的還有數位省級高官。官方給出的罪名是貪汙、組織黑社會等等。但是在F市的民間的傳言卻是多種多樣。其中最多的是,高官中有人迷奸了林氏集團的總裁夫人、以此威脅搞大了總裁夫人祝秋煙的肚子不說,甚至還讓當女教師的祝秋煙賣屄給人肏。雙方權勢搏殺的最后,林盛華取得了最后的勝利,因爲祝秋煙根本就是故意被奸淫淩虐的,爲的就是能取得對方內部的資料。爲了權勢,林盛華不惜讓自己的貴婦老婆賣屄,這令很多人表面兒輕蔑,但是心中卻深深的佩服和忌憚。



在F市官場洗牌的時候,民間對這場官場大戲的傳言是越來越多、也越來越離譜了。不過絕對不會有人能猜到,這場官場大地震,不過是林盛華爲導演、讓他兒子快速成長起來的大戲。



未完待續。。。